「常年舔屏的少女癌偽文藝假清新綜合體,
叫我咖咖就可以啦。」
「Manners maketh man. Oxfords not Brogues. 要記住喔。」

新晉大叔控。
深愛著臉叔和他的後宮們。
花了三年出坑之後一秒重新掉坑。
本命王男MHM無差不拆。

Colin Firth//Mathew Goode/Mark Strong/Chirs Colfer/Emma Stone/復聯一眾/偶爾舔舔卷福潮爺和叉男/律政美劇控
↑大概是這樣。

[Kingsman]平靜,童年,杜鵑花(Part 1)

MHM無差,清水向。

自己的大腿肉雖然難吃,但是還是自己烹調才能釋放渾身雞血啊XD

──────────────────────────────────

所有漂泊的人都夢想著平靜、童年、杜鵑花,正如所有平靜的人都幻想伏特加、樂隊和醉生夢死。

──弗朗索瓦茲.薩岡


Harry Hart確實是一個工作狂。入行近三十年,除非傷到不能動彈或者直接失去意識,他從未要求過休假。每當Arthur好心地提出讓愛崗敬業的Galahad到地中海的某個小島吹吹海風或者法國的某個種著大片薰衣草的小鎮上嚐嚐無所事事的滋味,後者都會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謝絕。

他並非不懂的放鬆,只是他領會不了「旅行的意義」。雖然他不自認為有資格刪改紳士守則,但他相信編纂格言的某位智者一定疏忽了這一條,即「節約資源」的規定,尤其是寶貴的時間資源。在為任務四處奔波的時候,Galahad自認已經看夠了美景風光,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和地球的寶貴能源,專程到某個地方去,懶散無為地消磨幾天。天可憐見,說不定這個下午他本可以將幾個恐怖分子就地正法,可他卻在世界上數以百計的黃金海岸中毫不起眼的一個上享受陽光和路人甲乙丙丁的騷擾(不是他自負,被搭訕對他真是家常便飯,然而他拒絕的方式總是四十年如一日的生硬)。

這種可能性讓Harry Hart不寒而慄。


「所以恕我眼拙,看不出度假這件事情有任何價值。」Galahad說,收起雨傘,掃視眼前躺倒的幾十號人。不緊不慢的抬起左手,對了下時間,三分四十九秒,很好,那個毒梟可能還來不及逃跑。他快步向前,但絕不匆忙──即使在趕時間,也要保持淡定的態度、穩健的步伐、一切經在掌握的氣度。要知道,慌慌張張可是紳士的大忌。

「度假的意義最大價值,或許在於那是正常人都會做的事情,」Merlin的聲音從眼睛上的傳聲裝置上傳到Harry的耳朵里,聽不出他是在認真進行這一話題的探討,還是只是敷衍這場閒聊,「正如紙牌遊戲和非功能性的動物飼養,讓人──Galahad,前方拐角處的躺著的那個是在裝死,小心他手上的槍──讓人體會到精神上的滿足感罷了。所以這次任務結束你照常不要休假時間?」

「別那麼肯定,」Harry哼了一聲,「還沒有結束呢。在任務完成之前,我都有因傷強行被休假的可能。還有,『非功能性動物飼養』?正常人似乎應該把這類行為稱作『養寵物』。」

「沒有想到你的自信心變得如此薄弱,」Merlin冷靜地嘲諷,通過監控錄像,他以一種理所當然的態度目擊Harry在牆角的「死屍」詐屍之前,兩槍準確的開在那個作死的倒楣蛋肩膀上,廢了他的兩條胳膊,「難道你已經提前有了──左拐直走到第三個房間,用之前給你的鑰匙開門──廉頗老矣的覺悟?」

「省省嘴皮子,Merlin,未老先衰三千煩惱絲落盡的人不是我。」Harry戲謔的語調,好像剛剛在陽光柔和的午後飲了一杯Dirty Martini。他掏出西裝外套夾層裡的鑰匙,悠悠閒閑的開門,好像他不是在牆上血漬斑斑的廢棄大樓走廊里開門緝拿全英最大毒梟,而是在某個深夜剛從晚宴回來,準備打開自家Villa的大門。

轉動鑰匙,門栓清脆的響了兩聲,開門,立刻閃身貼住外側牆壁。從門內射出的火箭筒在對面的牆壁上燒了兩個大洞。這一切並未在Harry臉上引起任何波瀾。

「Merlin,裡面有人嗎?」Harry問。

「……」

「好了,別為我的一兩句玩笑話賭氣,跟個孩子似的。告訴我裡面有沒有人。」

「……現在沒有了。」

「意思是?」

「他們從地道逃走了。地道應該是通向他們的其他窩藏點,我們在那裡安排了人手。另外這棟樓裡安裝了三十萬噸炸藥,三十秒內爆炸,所以你可以圓潤的滾出這棟樓了。想死的話請盡情地走你的紳士貓步,不想死就不要注意形象的狂奔,your choice。」

「Merlin你真是個孩子,我建議你成長一點,下次換種方式提醒我不要隨便惹你。」嘴上調侃依舊,Harry加緊步伐兩三步奔向最近的窗口,目測二十五樓的位置,雖然不是沒嘗試過,但是還是不適合一躍而下。Harry抬起手,按住袖釦,袖釦的旁側伸出一個細長的銅鉤,帶著一條細長的線。一甩手,銅鉤掛上了窗沿,他翻身跳出窗口,在下一層樓的頂棚短時間著地,幾乎沒有停頓的重複這個動作,袖口上伸展出的特質金屬絲的牽引使他幾乎不受到任何的衝擊力。

「還有十秒,Harry,別這麼悠哉。」

「看在魔鬼份上,你管這叫悠哉?」此時Harry已經在六樓窗口的窗沿上。再次按下袖釦擰斷絲線,他縱身一躍,抱住附近的電線杆,快速滑下著地,藉着慣性他在水泥地上向外打了幾個滾后立刻起身向外奔跑。即使對自己的速度有信心,以及西裝多少還有點隔熱的功能,他也不敢保證三十噸炸藥的熱度不把自己燒著。

「Merlin,難保我這次不要休假了。」Harry說,聲音里第一次帶上了點緊張。

「沒關係,你積累的公休假期夠你躺三年。」Merlin誠懇的說。

「……我從前不知道你心腸真能這麼硬。」

「我從前就知道你時間觀念這麼差。原來是因為你的十秒鐘比別人長了整整1.5倍。」

Harry放慢步子,慢慢地,慢慢地停了下來。

「……」他跑的有點兒喘。

「……」電話那邊令人惱火的氣定神閒,連呼吸的聲音都沒有。

「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炸藥的存在。」

「我很傷心,Harry,你剛剛給一個紳士安上了莫須有的欺騙罪行。現在的炸藥多半是計算機驅動,只要計算機驅動的東西,基本上沒有我動不了的。所以在我告訴你有炸藥的時候,的確還有三十秒鐘你就要玩完,但是五秒鐘之後它們就被我溫柔地擺平了。不Harry,我沒有說謊,同時我對於你對我能力的了解和信心之匱乏表示傷心和費解。」

「Fuck you.」

tbc.

 /  热度: 55评论: 4
评论(4)
热度(55)
  1. Regina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转载了此文字
    妈惹可爱哭了!!!
©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