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舔屏的少女癌偽文藝假清新綜合體,
叫我咖咖就可以啦。」
「Manners maketh man. Oxfords not Brogues. 要記住喔。」

新晉大叔控。
深愛著臉叔和他的後宮們。
花了三年出坑之後一秒重新掉坑。
本命王男MHM無差不拆。

Colin Firth//Mathew Goode/Mark Strong/Chirs Colfer/Emma Stone/復聯一眾/偶爾舔舔卷福潮爺和叉男/律政美劇控
↑大概是這樣。

【Kingsman】{授權翻譯}Superior to Your Former Self Ch.2

Ch. 1: http://namelesszoe.lofter.com/post/4542ed_6bd6eea

在淫威脅迫之下我來更文。
這個世界(望天。
動作戲(字面意思的!)真的好難翻譯啊我盡力了已經QAQ
以及很有可能有很多錯字嚶嚶嚶請包涵一下……

──────────────────────────────────

第二章

Merlin拼命想掙脫Harry鎖在他脖頸上的雙手。Harry卻愈發用力,把Merlin扣在駕駛室的牆壁上,Merlin幾乎可以看見Harry西裝下肌肉因為用力而繃緊。

他仰頭看著Harry赤紅的瞳仁,徒勞的用手去掰Harry的手臂,近乎絕望地看著自己視野的邊緣漸漸黑了下來。

他不是沒有想過死在Harry懷中的可能性。可是不應該是這樣的。他的眼睛就要不聽使喚地合上了,雙手無力地垂在身側。

緊接著他聽見撞擊的聲音,然後脖子上的緊壓放鬆下來。他急促的呼吸著空氣,劇烈地咳嗽著,下意識地遠離著因為被突然襲擊而愣住的Harry。Eggsy站在年長的特工身後,握著手槍──看來他剛剛用槍柄攻擊了Harry。

「什麼鬼!夥計你是出了什麼毛病?」

Harry轉過身,血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Eggsy,然後向他撲去。Merlin站起身,大叫:「Eggsy,小心!」

在駕駛室這樣狹窄的空間里,Eggsy敏捷的身手沒有受到影響,堪堪躲過Harry的撲襲。正當Harry俯身想要抓住Eggsy的時候,Merlin從背後跳到了Harry身上,一隻手臂鎖著Harry的脖子,另一隻則牢牢環住Harry的手臂,想要遏制住他的進一步動作。

Harry瘋狂的想要甩掉背上的Merlin。即使背上有一個成年男性的重量,他居然依舊毫不費力地站得筆直。

Eggsy用槍指著他的導師,一臉不知所措。Merlin大叫:「Eggsy!用手錶!」

Eggsy立刻調整了手錶的模式,對準Harry的脖子。Merlin低著頭,承受著Harry向後踢腿的攻擊。

帶著小劑量藥水的針刺頭了Harry的頸部皮膚,但是Harry不但沒有像計劃中那樣昏睡過去,反而愈發暴戾。

「Eggsy!」Harry的掙扎力度不斷加大,只想甩開Merlin,Merlin也只得愈發使勁的壓制住他,「在飛機後邊,放槍械的地方,」Harry突然向後衝撞,把Merlin摔在了一排座椅上,「在那個地方有一大管鎮定劑!」

Eggsy衝向飛機後的儲物間。Merlin聽見他打開藏著少量軍火的櫃子的聲音。

Harry突然將手向後伸,扣住了Merlin的後腦,Merlin立刻預感到接下會發生什麼,可是他並沒有來得及反應,Harry向後一仰,把Merlin摔在地板上。在落地之前,Merlin試圖掙脫,可一切都是徒勞。他聽見自己的身體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斷裂的呻吟,然後是肺裡的空氣全被掏空的窒息感。

「Merlin,你還好……媽的。」Eggsy跑回駕駛艙的時候,Harry正站起身來。

Harry又一次衝向Eggsy,後者向旁邊一閃躲過。Eggsy以飛機座椅的靠背為借力點,跳出Harry單槍匹馬的包圍圈,手上也沒有停下把藥水灌進注射器的工作。可是卻被Harry隨手抓住領子向後一扯。Eggsy手裡的藥水掉在了地上,臉上露出因窒息而痛苦的表情,因為Harry拉扯著他,他的身體無數次撞在椅子上。

「不要,Harry!快住手!」Merlin吼道。這個世界上最不應該承受Harry失控時的狠戾襲擊的人,就是他和Merlin嘔心瀝血一手栽培成才的年輕人。假如Harry清醒過來的時候知曉了這些,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Merlin慢慢爬起來,重心放低蹲在地上,然後突然向上一躍將Harry撲倒在地。Eggsy被從Harry的掌控中解放出來,向一邊打了兩個滾,找到了注射器之後,立刻回到兩個年長特工搏鬥著的地方。

Merlin跨坐在Harry身上,用盡全身力氣摁住Harry的雙手想要把這個力氣強過他的男人固定在地上。他聽到自己手臂脫臼發出的清脆聲響,悶哼一聲,下意識鬆開一隻手捂著另一邊的肩膀。Harry乘機向一邊一滾一撲,反將Merlin按倒在地。他掄起拳頭,攻擊Merlin,而Merlin試圖用手肘抵擋住一次比一次重的拳擊。Eggsy終於準備好了,他將注射器狠狠紮進Harry的脖頸,藍色的液體一點點進入了Harry的身體。

Merlin感覺得到Harry死死夾住他的雙腿漸漸沒了力氣。然後他向前倒下來,趴在了Merlin的身上。他的頭枕著Merlin的頸窩,安寧的姿態,就像一個熟睡的孩子。

有那麼一陣子,除了沉重的呼吸,機艙里聽不到別的聲音。Merlin率先打破沉默。他抬頭看著Eggsy,後者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Harry。「把他弄起來好嗎?我胳膊脫臼了,經不起這麼壓著。」

「對對對,抱歉。」Eggsy把Harry扶起來,然後Merlin也慢慢從地上坐起。

他們花了些功夫把Harry抬起來,安置在了靠背放平的座椅上,拆了幾根安全帶把他捆住。Harry躺在那裡,頭向一邊側著,好像一隻被蛛網黏住的蝴蝶。

Merlin取出他們存有的所有鎮定劑,把它們交給了Eggsy,自己也留著一管。他整個人攤在駕駛室裡。「剛剛打進去的那些劑量夠弄暈一匹馬,可是我拿不准他什麼時候會醒來。盯著他。」Merlin頭也不回的對Eggsy說。

「才不要。我本來都盤算好了,回程路上爺樂意幹嘛就幹嘛。」Eggsy回答,可是語氣里加不進半點說笑的意味。

Merlin懶得回答。他只是低下頭,檢查飛行路徑。

「Merlin?」Eggsy從座艙裡喊他。Merlin猛地回過頭,已經起身到一半,迅速摸出那一管鎮定劑。「我錯了。沒事。」

Merlin不爽的嘀咕了一聲,把藥劑塞回口袋,他仰面躺在座椅上,問「什麼事,Eggsy?」

「我就是想啊,我們是不是接一下Roxy比較好?你看,三個人對付一個人會輕鬆一點,是不是?幫手怎麼也不嫌多。」他說,回頭看著一動不動的Harry。

「她有一輛雪上摩托和一張回倫敦的機票,」Merlin回答,「但是我想,我們可以擠出時間停留一下。」他小心翼翼的把受傷的手擱在膝蓋上。一想到他差點不能阻止Harry傷害Eggsy,他就感到膽戰心驚。

「Lancelot,你的戰艦來接你了。」Merlin用手碰了碰眼鏡架,切換到Roxy的頻道,然後說道。

>>

回到總部的路途中一切順利。Roxy難以置信地看著被發現的Harry,然後就被塞了幾管鎮定劑。Merlin讓她時刻準備好使用這些藥水。飛行過程中,大家的神經都緊繃到幾點,所幸Harry連翻身都不曾。

他們剛到總部,Merlin堅持醫生先照看Eggsy和Harry。Eggsy試圖讓Merlin先接受治療,一遍指著Merlin脫臼的胳膊,一遍不停的說「你說說看,Harry會希望你怎麼做?」「保證你毫髮無傷。」Merlin這麼回答著,離開Eggsy走向正在接受醫生檢查的Harry身邊。

Marshall醫生再三向Merlin保證Harry不會(再次)死掉,也不會(再次)突然甦醒然後擰斷離他最近的人的脖子。然後Merlin才肯乖乖讓他檢查傷勢。

「我找到他的時候,他的呼吸淺的幾乎感覺不到,」一遍讓醫生給他的肩膀復位,Merlin一遍彙報他所知道的情況。關節被扭回原位的時候Merlin吃痛的倒吸一口氣。

「我知道,我知道,Merlin,你剛剛才說過一遍。」Marshall醫生耐心的說,輕輕地給Merlin臉上的劃傷消毒。

「而且他的脈搏也非常弱。」

「我知道,相信我,這些我都查過了。他的生命體徵在第一次甦醒之後已經迴歸基本正常了。」Merlin哼了一聲,Marshall醫生接著說,「在我們發現到底出了什麼事之前,我們會給他打點滴,讓他繼續沉睡。我已經把他前額裡的子彈取出來了,一會兒你可以檢查一下。」

Merlin這才老老實實讓醫生給他治傷。不過剛剛包紮好,他又跑進了Harry在隔壁的病房。

>>

「新造型不錯。」Eggsy一邊說,一遍大步走進Harry的房間,指著Merlin吊着的手臂。Merlin頭都不抬,他坐在身邊,打著一個放大鏡,用鑷子捏住一小塊金屬片仔細檢查。

「就是它?」Eggsy的聲音聽起來緊張了起來,「就是那個子彈?」

Merlin這才抬頭,輕輕頷首,「醫生一個小時之前剛剛取出來,沒有遇到大問題。」

Eggsy哼笑一聲,「說這是『問題』實在是小瞧了它。Harry在飛機上的樣子比教堂里還要糟萬倍。Valentine在我們找到他之前好像給他的系統升了個級。」

「說得對。」Merlin肯定道,「就我觀察的結果看,」他推開工作臺,靠在椅背上,「這壓根不是什麼子彈。」

他等到Eggsy挑起眉毛露出他標誌性的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然後才回答,「這確實是一枚射彈,但是威力被可以削弱了。子彈分成兩部份,其中一個區間會在作用力下炸開,流出看起來像是血液和腦漿的液體。我研究過了,現在只差基礎部門給我肯定的答復,就可以確定這是人造的血液和腦組織,Valentine的意圖是讓我們以為Harry死了。」

「那他又為什麼要這樣做?」Eggsy依然一臉「神馬玩意兒」的表情,他彎下腰,想看清鑷子中間夾的那個東西是什麼。

「那就是子彈的另一區間的任務了。這是一種納米技術,和那些電話卡類似,可以植入人腦內,我不確定是不是完全相同,但是它也可以解放人的戾氣,壓制人的自控力,就像Harry之前……考慮到當時Harry紅色的瞳仁,」Merlin回頭看著Harry沉睡的臉,不知不覺表情變得柔和,「我敢說其中還夾著生物醫學方面的干擾物質。」

「拜託你說人話,然後呢?」

Merlin緩緩地吸了一口氣,「Valentine可以說把Harry變成了一個有血有肉的暴力機器,他的程序里除了『殺戮』的命令什麼都沒有。子彈在他的大腦中產生連續不斷的無線電波,同時也加入了一些化學混合藥劑,讓他保持鎮靜,直到我們找到他。Valentine一定是掌控了某種鎮定技術,某種開關,在Valentine一段世界不去激活的時候,就會自動關上。」

「在我們找到辦法幹掉他之後,」

「確切的說就是這樣。」

Eggsy咬緊牙關,「有道理,考慮到Valentine的暈血症,估計他沒種動手殺人。」

身後傳來的腳步聲讓兩人回過頭,Roxy闖了進來,直接走到Merlin身邊,她遞過去一疊文件,「你是對的,」她說,「關於人造的血液,腦組織,還有那些別的猜想。」

Merlin掃視著這些數據。Eggsy和Roxy對視一眼,然後一起看向Harry。

「那麼現在這些子彈,或者說芯片,或者管他是什麼鬼東西,已經被弄出來了,」Eggsy說,「是不是意味著他會好起來?會變回正常的樣子?」

Merlin眨了眨眼。他想看著Eggsy,認真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可是他沒辦法從Harry身上移開視線,也沒辦法好好回答。「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你是對的,Eggsy。」這是他能說出的最好的回應了。

Ch. 2 fin.

tbc.

评论
热度(37)
  1. 无冬之宫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转载了此文字
©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