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舔屏的少女癌偽文藝假清新綜合體,
叫我咖咖就可以啦。」
「Manners maketh man. Oxfords not Brogues. 要記住喔。」

新晉大叔控。
深愛著臉叔和他的後宮們。
花了三年出坑之後一秒重新掉坑。
本命王男MHM無差不拆。

Colin Firth//Mathew Goode/Mark Strong/Chirs Colfer/Emma Stone/復聯一眾/偶爾舔舔卷福潮爺和叉男/律政美劇控
↑大概是這樣。

【Kingsman】{授權翻譯}Superior to Your Former Self Ch.3

Ch. 1: http://namelesszoe.lofter.com/post/4542ed_6bd6eea

Ch. 2: http://namelesszoe.lofter.com/post/4542ed_6c467f1


啊我又沒有存貨了(望天。
作者姑娘的動作戲真的很有神韻,感覺沒有翻出那種畫面感……唉:-(
──────────────────────────────────

第三章


「你從來沒告訴過我你是怎麼被推薦的,」Eggsy說,透過Kingsman特製鏡片看著桃花心木桌子對面的Roxy,「我想現在保密禁令應該自動解除了吧?」


Roxy偏過頭想了想,推推眼鏡。他們倆正等待著牆上的那幅畫裡跳出來什麼指示。十分鐘前他們收到集合的命令,就立刻跑上樓,然後相對而坐陷入焦灼。


「好吧,」Roxy說,一隻手撐著頭,一臉百無聊賴,「不要問我是怎麼進到那個慶典里的,但是我在那裡順走了Percival的錢包。」


Eggsy猛地挑起眉毛,「你企圖順走一個皇家特工的錢包?!」


「不只是企圖,」一個溫潤的男中音響起,打斷了Roxy的講述,「她成功了。」


Roxy和Eggsy兩人同時嚇了一跳,連忙坐直了,看向畫像。Percival在畫框裡看著他們,笑得有些得意。


「日安,Roxy,Eggsy,」他分別朝來年個人點點頭。「日安,先生。」他們同時回應道。


「我想你們已經準備好接受下一個任務了?」


年輕的特工們點點頭。


「很好。你們的工作是尾隨這個人。」Percival消失在了畫像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邋遢的年輕人,「23歲,才幹過人,世界上所有大型的科技組織都在竭力拉攏他。」


Roxy眯縫著眼睛看觀察著那幅畫,調整了一下鼻樑上偏大的眼鏡──她已經和Merlin說過希望能換一副合適一點的。


「她的名字叫Tom Bergan。今天在博物中心,他會和幾個可能成為他未來的僱主的人享用晚宴。」


「我們要把他弄出來嗎?把他綁架了?或者偷他的公文包找什麼證據?」Eggsy問。Roxy哼了一聲。


Percival回到了屏幕上,「沒那麼驚險刺激,Eggsy,英國政府只是對Bergan先生將要選擇哪一家公司感興趣而已。你們的工作是好好觀察。」


Eggsy向後一樣,一下子變得無精打采。Roxy用餘光瞪了他一眼,然後轉頭看向屏幕。


「收集信息,看清楚他和誰說過話,觀察他的動作,他的偏好──他的一舉一動。但是千萬不要讓他注意到你。假如他有作出錯誤決定的傾向,」聽到這個Eggsy又振奮了一點,「最終我們就可能需要採取一些比較直接的勸說手段了。還有什麼問題嗎,兩位?」


「沒有,Perc。」


「嘛,簡單的跟蹤我還是可以輕易搞定的。」Eggsy似笑非笑地回答。


「那就好,不過假如你們需要幫助,通過眼鏡就能聯繫上我。」Percival的影像慢慢消失,Roxy和Eggsy也摘下了眼鏡。


「看來我們有活兒要干了。」走出房間的時候,Roxy對Eggsy說。


「對,簡單的工作。明明只需要一些監控攝像頭和觸控筆記板就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精神點,Eggsy,說不定比你想像的要有意思。」


「或許吧。誰知道呢?現在你是不是可以跟我說下你那個有點長的故事了。」


「看我高興。」她佯作傲慢,走進一間試衣間去換衣服,「假如我不幸的發現自己沒人可以說話的話。」


門在她身後關上。Eggsy咧嘴一笑。


>>


Merlin聆聽者監測器上穩定的嘀嘀聲,和Harry的每一次心跳同步。醫生發現Merlin如今是24小時陪在Harry病床邊,靜靜地看著Harry的胸膛隨著呼吸微微起伏,看著他身後的窗戶外日升日落。


醫生好心的問要不要吧監控器調成靜音,Merlin婉拒了。嘀嘀的聲音提醒著他,Harry還活著,在Valentine把一切搞得一團糟之後,Harry的心臟依舊跳動著,就在他身邊。


月光從窗戶中流瀉出來,勾勒著Harry的睡顏,各種管子纏繞著Harry的手臂,連接到身邊的機器上。最主要的是透析器。Marshall醫生和Merlin都認為Harry血液中還存留著子彈上的毒物,他們決定給Harry的血液來一次大掃除,希望能把他血液中的那些納米物質洗刷乾淨。


「明天透析就能完成了。」醫生對Merlin說,一隻手搭在Merlin的肩膀上,「說真的,今天晚上我們兩個說什麼也得睡一覺了。」Merlin點點頭,但是他輕輕地躲開醫生的手,心裡也躲開了醫生關於睡一覺的建議。「在此之後,」醫生深呼吸一下,才說道,「我們把他喚醒。」


Merlin抿了抿唇,「然後會怎麼樣?」


「好吧,無論如何,他沒可能徹底擺脫毒物的影響。我們把子彈這個核心影響源取出了,也就消除了後續反應,但是裡面那些不知名的毒物已經滲透了Galahad的循環系統,其他器官,甚至大腦。偶爾的復發是不可避免的,最後一批毒物只能靠他自身的新陳代謝除掉。」


「那要是復發了,我們怎麼辦?」Merlin問,雖然他已經大約知道醫生會怎麼建議了。


「我們會把他監禁起來,控制在這個房間里,也許容許和他關係親近的人來看望他,但要在安全範圍之內。也許記憶的刺激會比毒物的後續反應更加強烈。但是在那之前,」醫生攤攤手,「我們除了觀察和等待別無辦法。我會讓我一些熟悉這方面的同事來幫忙的,」他迅速補充,「研究這個情況也會讓我們受益頗多。」


鋼鐵一樣冰冷的沉默降臨在病房。「我知道你不好受,我也不好受,我為Galahad難過,真的。」他的手又一次搭在Merlin的肩膀上,「但是他會同意讓我們收集那些數據的,便於應對下次可能發生的同樣的情況。」


「有可能讓他一次就自身代謝掉所有的毒素嗎?一次性徹底解決?」


「嗯,我想他應該可以通過一次徹底的爆發消耗掉那些毒素。假如只是把他綁著,那些激素和化學物質不會自己揮發出啦,你說呢?」醫生總結道,搖了搖頭,「只能一點一點的消耗,這會是場持久戰。」


這就是Merlin坐在Harry身邊時想的問題。他理解Harry現在是個危險的存在,當他醒過來的時,還是被監禁著比較好。他也理解那一群醫生來研究Harry的情況於現在於將來都有益,說不定還能促進Harry康復。


但是道理他都懂,只是他太了解Harry了,Harry的那些強烈的個人意識和隱私意識。


「也許你可以勸說他說出他的密碼。」


作為一個間諜,私人空間必不可少。能夠一個人安靜地帶上一會兒是天賜的享受。那些心底深處的秘密,並非什麼核武器倉庫密碼,而是一些寧靜的夜晚和無憂無慮的笑。


Harry醒過來的時候一定會感受像煉獄一樣的痛苦。那個時候的他明明最需要私人空間,卻要被暴露在一雙雙眼睛之下。


Merlin再次看向Harry。他身上本來穿著進行體檢時候的病號服,但是Merlin想辦法給他換上了他喜歡的那套睡衣。他讓Roxy把衣服從Harry的住所送過來,不想親自去取,因為他不願意離開Harry身邊。他想過派Eggsy去,因為那個孩子明顯更需要任務來讓他分心。近來他在裁縫店裡惹出不少麻煩,還總是時不時在該上班的時候溜出來看Harry。Merlin知道假如他讓Eggsy去拿Harry的衣服,那孩子可能會有一些被需要的、忙碌的感覺,他會覺得自己是個被信任的人。


但是他也很有可能會掃蕩了Harry的抽屜,說不定會Mr. Pickles的標本順走當紀念品。


Merlin低頭看著他和Harry交握的手,輕輕地捏了一捏。「我馬上就回來,Harry。」然後他很有目的性地直接向大廳走過去。Harry在他身後,依舊沉睡。


Merlin知道他必須這麼做。


>>


Roxy給了那個斯堪的納維亞的大塊頭一拳,在膝蓋處給了他一記猛擊。那個倒楣蛋向前一撲壓倒了自己的兩個嘍囉。


「我說過什麼?」她通過眼鏡裡的傳呼機向Eggsy大吼,「比你想像的有趣吧?」


「沒錯!」Eggsy同意道。他沿著一張長餐桌跑動,把一個個裝著三明治、蟹柳、蛋糕的盤子打飛出去,然後跳到桌上,再接力蹦到了一個意大利肌肉男背上,後者應聲倒地。


Eggsy輕鬆地向後立起身,繼續向前奔跑。「哪兒見?陽臺行嗎?」


「沒問題,我們陽臺見。」Roxy成功地從一個暴怒的男人的控制中掙脫,開啟細高跟上的電擊裝置,給了那個傻大個最後一擊。


「好啦,Percy,」Eggsy說,此時Roxy正從對面向陽臺走來,「我們倆已經回合,並且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觀景點,你看到了嗎?」他把眼鏡對準陽臺下一覽無餘的畫廊的右半邊,而Roxy很配合地看向左半邊。


Percival對著他們的耳朵歎息,「唉,這些畫作被點心殘渣和血搞髒了。可惜了這些栩栩如生的上乘之作。」


「我會幫你留意波提切利的畫的,Perc,」Roxy說,「不過現在我們要怎麼做?帶著目標撤離嗎?」


整個夜晚過得非常平順,不過有點乏味。Roxy和Eggsy從畫廊的另一邊監視著Tom Bergan,啜飲著香檳,在人群中進進出出。Eggsy剛剛開始通過眼鏡對Roxy抱怨著「無聊死了親愛的,我們倆乘這個機會給總部的牆上添上一幅畫怎麼樣?」的時候,騷動開始了。顯然,Bergan邀請了他所有可能的未來上司,包括武裝反動組織和外國政府代表還有其他有的沒的,能夠堅持和平這麼久還沒有炸掉這座博物館已經是奇蹟了。


「嗯……」Percival說,「盯著他就可以了,我想你們也可以稍微留點神,別讓他被殺掉就行。」Eggsy覺得他聽起來有點失望,「假如他不是這麼白癡一般沒常識,可能對我們還有點利用價值呢。」


「假如我能從我看過的無數情景喜劇電視劇中學到什麼,」Eggsy說,「那就是千萬不要一個晚上勾搭兩個妹子。從來不會有好結果。」


「說得對。」Percival回答,「如果他被一個或者幾個淘氣的恐怖分子綁架了,把他弄出來行嗎?我們不希望看見他幫那些人工作。」


「當然沒問題。」Roxy說。


騷亂和打鬥的中心慢慢向他們移來,一群喝的醉醺醺走路七歪八倒的、來自別的組織的特工似乎覺得在陽臺上亂鬥是個好主意,他們說著「混帳們,別擋著我的視線!」然後對著他兩一陣槍擊。


Eggsy和Roxy想辦法擺脫了他們,兩人試圖在槍林彈雨當中找到隱蔽的地方。


「我認真的,現在的人都無法領會赤手空拳幹架的美感。」Roxy爬到一座巨大的金屬雕像後面。


Eggsy連續開了好幾槍,命中了敵方頭目的肩膀,然後躲到了Roxy呆著的地方。


「讓我們希望Bergan不會沒常識到不知道自己找地方躲吧,不然他就只能等著什麼人把他給公主抱帶走了。」他說。


Roxy大笑起來,但是沒能笑多久,耳邊警鈴大作。她下意識想要往門口跑,不過她看見Eggsy抓著自己的眼鏡,立刻明白過來聲音是來自總部的。


「輕聲好嗎,Percy?爸爸媽媽還在上班呢!」Eggsy喊道。


「恐怕我沒辦法停住警報。」一向溫潤的聲音失去了冷靜,第一次聽上去心煩意亂,「Harry的監控檢測到他突然甦醒了,醫生也束手無策,他病房的安全鎖出了問題──那個房間現在……沒有人進得去了。


Ch.3 end.


tbc.

 
 /  热度: 30评论: 1
评论(1)
热度(30)
  1. 无冬之宫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转载了此文字
©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