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舔屏的少女癌偽文藝假清新綜合體,
叫我咖咖就可以啦。」
「Manners maketh man. Oxfords not Brogues. 要記住喔。」

新晉大叔控。
深愛著臉叔和他的後宮們。
花了三年出坑之後一秒重新掉坑。
本命王男MHM無差不拆。

Colin Firth//Mathew Goode/Mark Strong/Chirs Colfer/Emma Stone/復聯一眾/偶爾舔舔卷福潮爺和叉男/律政美劇控
↑大概是這樣。

【Kingsman】...Of the Stars High Above You.-Ch.00

CP照旧是MHM无差,时空旅行梗。感觉一个好好的梗要被毁掉了ORZ。

不是AU不是AU不是AU!!重要的话说三遍。

作为一个不会写multi-chapter的人。一个一周内final还有一堆作业没有写的人。我很负责人的表示这是个大坑。我只是来攒RP或者说败RP的,嗯。

然后我去写作业了!!再到处浪就剁手剁手剁手!!

——————————————————————————————————

...Of the Stars High Above You.


──About Harry Hart/Merlin

──by 清咖娘


prelude.

一切開始的方式並不轟轟烈烈。

1983年如同所有年份,時間輕盈的飛過,裙角帶起一絲風,又是365個日夜。後來的人可能會想起那一年Karen Anne Carpenter因厭食症而死,而Madonna發行首專一炮而紅,更多的人會遺忘這個年份,更愛提及由於一位作家的妙筆生花而變得特別的後一年。

但是Merlin將會永遠記住1983。三一學院圖書館門前的石椅上,少年百無聊賴地翻閱華茲華斯的詩集。Merlin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似乎剛剛打過一個呵欠,睫毛濕潤,睡眼迷濛,慵懶的用手捻掉書頁上的一片薔薇花瓣。Merlin停下了腳步,手上一大堆剛借來的參考資料好像都失去了重量。就在這個時候,少年抬起眼,眼神從迷濛變成困惑,然後化作了一個微笑。

「抱歉,不過請問我臉上是不是沾到了什麼東西?這個季節,總有柳絮亂飛,然人防不勝防。」少年短促地笑了一聲,低下頭視線掃過書頁很快又抬起眼神。他站起身,伸出一隻手,「Harry Hart,二年級生。請問……」Merlin絕望地發現他腮邊有淺淺的酒窩。

「叫我Merlin就可以。」他伸出手。

「這麼說我結識了一個魔法師。」Harry笑著打趣。

這是一切開始的方式,不是一聲巨響,而是一個微笑,伴隨著胸腔里比正常狀態快上一點的心跳。


00

春夏之交的季節里思緒容易不受控制。怕是因為年紀大了,往事總是以離奇扭曲的形態棲身與日光能或不能觸碰之處,模糊的印象交織成衍生到視野範圍之外的疏鬆的網,迷離的花枝,盤根錯節的樹根,中年男人手掌心紛亂的紋路。

有時候僅僅只是從書架上取下一本書,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彷彿觸發了一個按鈕,身不由己地把他帶入一個迷宮,看不清的面目,辨不明的聲音。只是瞬間的失神,好像幾百年從身邊淺笑著走過去了一般。


正如每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比起夜裡九十點鐘喧鬧的酒吧,Harry Hart更鍾情傍晚的小酒館。在年輕的酒保接班之前,一邊喝一杯簡單調製的馬蒂尼,一邊和守店的老人說兩句閒話。

「我已經五十多歲了,」Harry感慨地說,「最近時常突然疲乏,頭腦混亂,這才覺得自己確實老了。或者我會很快辭掉教職,賣掉房子,到養老院去安度晚年。再也不用看那些自以為是的年輕人交上來的狗屁不通的作業。」

「哦,你不會的,」老Will很誠實的回答,「你打從內心喜歡那些思想古怪的學生,巴不得他們的論述越荒謬越好,還喜歡一邊說自己老了一邊想告訴別人即使你老了也依舊中用,Harry,面對現實吧,你最後的結局大半是在講桌上度過一生。」

「我已經老得沒有心情驕傲了。說實話,Will,我真是後悔沒有在年輕的時候安定下來,你知道的,找個好人,一個安穩的陪伴。年輕的時候總覺得生命里缺少了什麼刺激,不瞞你說,我遠比現在的小年輕荒唐,我的學生們知道他們的Mr. Hart那段酗酒嗑藥濫交的歷史,大概再也沒法好好讀華茲華斯了。」

Will大笑,「你這樣的人,我還見得少嗎?總覺得自己能得到世界上所有人的心,然後把別人的真心當了草芥。Harry,活該你孤獨終老。」

「你說得對,現在我只有和學生在一起的時候不那麼寂寞了,」Harry感慨,無意掩飾自己的惆悵,「你知道嗎,Will,有的時候我真覺得,哪天要是我不明不白地死在家裡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起碼我會知道,」Will不讚同的說,哼了一聲,白色的兩撇鬍子伴隨著他的吐息跳動,「哪天你不到我這兒來一杯,八成是不聲不響地見上帝去了。」

Harry哈哈大笑。早已過了不惑之年,對於剩下的日子,他並無什麼期待。年輕時想要的一切,金錢,名譽,權利,愛情,也是時候放下了。他偶爾(比如說現在)會後悔放任自己親手斷送了一個像樣的晚年,至少身邊留一個能依賴的人也好。大部份時候,倒也能淡然地接受,這就是命了。

「Will,有一點你說的不對。」Harry微醺的時候話變得多,「我並沒有得到世界上所有人的心的能力,」他嘟囔著,用左手揉揉眼睛,手指感受到了眼角的皺紋,「我連自己初戀的心都沒有搞到,不可謂不失敗。」

「是嗎?」Will看起來不無遺憾,但也饒有興味,「可憐的Harry,聽起來這倒是個不錯的故事。」

「可能要讓你失望了。」Harry低頭短促地一笑,然後抬眼。這是他從年輕的時候開始就習慣做的動作。每當這樣做的時候,他都覺得自己是不是潛意識裡希望看見什麼人出現在眼前,但是總是想不起。「只能說,我大學里幹的事情,大約多少都有希望引起他注意的成份。可是他永遠不看我一眼,彷彿我是一個不存在的人,或者他不是這個世界裡的人。總而言之,」Harry喝下最後一口馬蒂尼,歎了一口氣,「我簡直是把心捧在手上請他打碎,而對方無動於衷。」

「聽起來這是一個無趣的人,」Will一邊擦著玻璃杯一邊評價,「我感興趣的是你做的那些『傻事』。」

「沒什麼特別。」Harry說,「嗑藥、愛出風頭,那都是到最後我失去希望時做的,之前都是惡俗之至的行為。諸如刻意選他可能會在的課,反而忘了自己主修的是什麼,製造偶遇機會……你知道嗎?又一次我看見他走進圖書館,居然坐在門口的石椅上等了整整一天。」

說完這句話,Harry覺得似乎有人在看他。這種錯覺他從很早以前就有,好像一雙眼睛就在身後。他覺得自己應該害怕,但是並沒有。Harry傾向於認為是自己的自戀心理在作祟,渴望被關注導致的。他回過頭,酒館裡除了遙遠角落裡報紙蓋在臉上打盹的男人,就只有兩三對老夫婦。果然是幻覺,Harry在心裡對自己翻了個白眼。

「……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他繼續他的故事,看著Will為他滿上酒,「他抱著一堆資料走出圖書館,目不斜視。」

「悲傷的故事,」Will唏噓,「不過沒什麼好可惜。作為一個知道三十年前的Harry Hart長什麼樣的人,我要說,這傢伙必然是深度近視,或者審美扭曲,光這一點就沒啥可愛的。」

Harry哈哈大笑,「他還真戴了一副眼鏡。」

他離開酒館的時候,角落的男人依舊沉睡,兩三對夫婦也準備離開。平靜的下午,波瀾不驚的生活,Harry覺得悵然若失。但是這就是生活。

春寒料峭中,他緊了緊外套,叫了一輛出租車。

Ch. 00 end

tbc. (perhaps.)

 
 /  热度: 33评论: 2
评论(2)
热度(33)
©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