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舔屏的少女癌偽文藝假清新綜合體,
叫我咖咖就可以啦。」
「Manners maketh man. Oxfords not Brogues. 要記住喔。」

新晉大叔控。
深愛著臉叔和他的後宮們。
花了三年出坑之後一秒重新掉坑。
本命王男MHM無差不拆。

Colin Firth//Mathew Goode/Mark Strong/Chirs Colfer/Emma Stone/復聯一眾/偶爾舔舔卷福潮爺和叉男/律政美劇控
↑大概是這樣。

【Kingsman】Mission Nasty (MHM fake boyfriend梗?)

說起來fake boyfriend這個梗也算是我(原來)第二喜歡的誒(抱頭。

~~~~~~~~~~~~~~~~~~~~~~~~~~~~~~~~~~~~~~~~~~~~~~~~~~~~~~~~~~~~~~~

>>

1989年4月17日。距離Merlin坐上Kingsman後勤部門的第一把交椅還有五年零四天。距離Galahad單槍匹馬直搗歐洲最大毒梟老巢從而成為同仁心中當之無愧的第一騎士還有三年零四個月。

早上八點。在這個時間點,Harry Hart總是準時在飯桌前用早餐:烤番茄、培根、吐司、英式早餐茶。老派英國紳士標配。

然而Mr. Hart並非一般的老派英國紳士。

「緊急任務,Galahad,」Arthur的聲音從眼鏡里傳來,「今晚七點半,皇家騎兵飯店宴會大廳的酒會,Merlin一會兒會把你的假身份詳細資料,以及任務具體內容帶給你,請准時。」最後三個字咬得分外重,Harry假裝沒有聽到。

「好的,先生。容我多問一聲,dress code是?」

「夜禮服,先生,黑色燕尾服。」

「了解。」普通的監視任務,Harry想,無聊地打了個呵欠。

聽出當時尚且年輕的Galahad的不以為然,Arthur清了清嗓子,「這次宴會同任何一次以西裝出席的活動一樣重要,甚至過之,萬不可掉以輕心。再者,Merlin這次會作為同伴和你一起出席。」

Harry被一口茶嗆到,連忙拿起餐巾,擦擦嘴角,「明白了,先生,假如你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之處的話。」


>>

下午兩點。在這個時間點,Merlin習慣於和他的導師坐在花園里用下午茶。他無法理解Morgause對紅茶的執著,正如夫人也理解不了她的得意門生對於咖啡的執著。

「夫人,這實在是太不妥當了。」Merlin皺著眉頭對他的頂頭上司說。彼時他剛剛下定決心把所甚無幾的頭髮全部剃掉,光滑的頭顱顯得眉間的溝壑分外明晰,「您說過上線應該成為特工們堅實的後背,而不是越俎代庖插手前線事務。」

「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妥。」Morgause心不在焉地回答,「新開發的跟蹤裝置還不穩定,第一次試用不能確保萬無一失,由你親自去安裝比遠程指導前線特工更讓我安心。再者這次的行動地點是大型宴會,Dave Gasnier的疑心病可是出了名,這次碰上Galahad那高調的暴脾氣,指不定就把簡單的情報收集和安插監視器的行動變成真刀實槍的外勤任務,多出不必要的麻煩。」

Merlin歎了一口氣,「您認為我能控制住Galahad?」

「未必,但我相信你的能力,希望你在發現失控的可能性時及時制止。」Morgause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Arthur上次送給我的這罐大吉嶺真是極品。Merlin,別幹坐在那兒,茶都涼了。」


>>

下午三點半。Harry打開家門,門外站著有肩上揹着棕色公文包的Merlin。

「Mr. Hart,您在店裡定製的夜禮服做好了,我送來給您試試是否合身。」

「啊,不勝感激。請進來喝杯咖啡。」Harry後退幾步將Merlin迎進來,再小心翼翼地把門關好。

「黑咖啡,一塊方糖,謝謝。」Merlin徑直走到Harry的客廳裡,在沙發上坐下。

「你倒還真是不客氣,夫人說她把什麼都教給了你,但顯然不包括禮節這一部份。」

「由你來教訓我這一點,我還真是心服口服。上一次是誰在Kingsman的雞尾酒會上喝的酩酊大醉,穿著黑禮服手舞足蹈地唱《Dancing Queen》。」

Harry轉身翻了個白眼,「比起某人的《Hotel California》來說,至少我沒有跑調。」隨後他走進廚房打開咖啡機。對話就此中斷。

Merlin和Galahad──近年來Kingsman當中最受矚目的兩位後起之秀,相處得並不融洽。不管是Arthur還是Morgause都看好他們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但他們顯然不這麼想。不,我們沒有什麼矛盾,他們說。我和我的後勤(前線特工)能有什麼矛盾,不過就是我和那種書呆子專屬低氣壓氣場不和罷了,Harry會說。我只是按照職業守則,不對同事表露超過合作夥伴關係之外的友好,再說這位傲慢又自以為是的合作夥伴不需要任何人的友好,Merlin會說。

其他人或許會有不同的看法。比如Merlin的同學兼同行Vivien會意味深長地歎口氣說:「Sexual tension,絕對的。」但是這句話絕對不能讓Galahad和Merlin聽到,為了全體倫敦市民的生命安全著想。

「……就是這樣。我們主要懷疑Gasnier在把軍火賣給暴力集團,甚至私自製造化學武器。你是年輕的財閥繼承人,歸國不久,對私購軍火很感興趣,在宴會上你要同Gasnier周旋試探,我負責在他不經意間把微型監控器安插到他身上。任務完成之後我們立刻佯裝有急事先行告退。簡單快捷,沒有什麼難度。」Merlin從公文包中抽出一疊A4紙,「這是你的假身份。」

「那你呢?」Harry接過文件,信手翻閱著問道。

「別多事,Galahad,我的身份不重要,不過是貴族少爺的侍從罷了。事實上,我越不起眼,對完成任務越有利。」

「話說回來,」Harry一副完全不在意Merlin回答了什麼的模樣,「Gasnier是個『out and proud』的同性戀。既然是監視任務,難道不是用色誘的方式更直接嘛,就像我上次做的那樣。哎,親愛的Merlin,我怎麼覺得你的臉色發青啊?」

「Gasnier有自己的伴侶。你以為世界上左右的男人都在盤算著怎麼用雞巴操你的屁股嗎?」Merlin心中一股無名火,不,沒必要和這種自大又無知的傢伙動怒。

Harry似乎覺得激怒Merlin很有趣,「啊,不是所有,就是上回的那個貪官,再上回的那個富商,似乎都很中意我們的安排,而且事實上他們沒能堅持到能操進我屁股里就爽暈過去了。而且你不覺得,作出和他親近一點的姿態,而不是假扮成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賓客,會比較容易贏得他的信任?」

Merlin已經站起身,「三小時之後見,Galahad。記住我們的計劃,Arthur不會希望知道你又一次自作主張,以身試險。」

「但是你要承認每一次我自作主張的冒險都無比成功。」

Merlin懶得理他,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走去,打開大門,轉過身補了一句,「歡迎下次光顧本店,先生。」


>>

晚上七點五十五分,皇家騎兵飯店。

「Mr. Gasnier不愧是當今最有名望的軍火商人,」Harry舉起右手的Martini,「您的遠見卓識讓後生佩服。最近剛剛繼承家父產業,但我對與自己公司的前景一點建設性的想法都沒有,不知您是否願意指點我一二,或者和本公司在某方面合作一番?」說完這句話,Harry確信自己從Gasnier的眼神中看到了懷疑,暗地裡佩服了一下對方的高度警惕,真是從前的目標人物都沒有的。

「哈哈,年輕人不用心急。做生意這檔事,能有突破自然最好,要是沒有十足把握,還是求穩為上策。」Gasnier說,輕輕巧巧避開了敏感的話題。五十多歲的商人一身香檳色西裝,全身都是亮晶晶的閃粉,再加上染成刺眼的金色的頭髮,整個人散髮著廉價和娘炮的氣息,Merlin覺得自己簡直不能直視這個傢伙。Harry居然能和他侃侃而談二十多分鐘,也算是種本事。

「說起來,你身後這位年輕人是你的同伴嗎?」Gasnier挑挑眉毛。

「啊,忘記介紹了。過來,Merlin,這位就是你一直想認識的大名鼎鼎的Dave Gasnier,Mr. Gasnier…」

「我是Merlin,」Merlin伸出右手,表面泰然自若,內心已經腹誹了一萬遍,Galahad是腦子秀逗了嗎,我來是扮演你的侍從啊,這種正式的介紹方式是什麼鬼,「我是……」

「Merlin是我的戀人。」Harry說。

Merlin差點沒把右手拿著的長島冰茶摔到地上。

這個自作主張的混蛋。

「哦!」Gasnier露出驚訝的表情,「我以為在來賓名單上你寫的是『攜侍從一名』?」

Harry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痛心疾首的模樣,「實不相瞞,家母無法接受我愛的是同性的事實,我帶Merlin出席各種場合,她總要吩咐我的秘書把『伴侶』那一欄改成『侍從』,但是我不願意讓Merlin受委屈。既然是我的伴侶,我希望他能夠受到平等的對待。」Harry一本正經,左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拉住了Merlin的右手,後者因為出乎意料的情況和突如其來的緊張感早就把手握成了個拳頭,Harry暗暗發力,想把他的手指掰開企圖,來個十指相扣。

「天啊,」Gasnier居然取出手帕擦起了眼淚,「你讓我想到了我親愛的Philip,我的母親也不願接受他,而我又過於軟弱不敢反抗,他最終選擇離開了我。年輕人啊,千萬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就放手錯過了這輩子的最愛。」

這都什麼跟什麼,人生最愛,我要從哪裡開始吐槽比較好。Merlin心想。

「我完全理解,Mr. Gasnier,」Harry聽起來無比誠懇,掏心掏肺的得好像真的理解Gasnier所謂的「痛苦過往」,「所以我決心不會讓Merlin離開我的,不管是母親的反對還是世界上所有人的反對!」

誰來救救我。Merlin迅速地回想了一下醫學史上有沒有因為出雞皮疙瘩出到爆而死的案例,或許他就要成為第一例了。儘管他現在只想立刻逃離這個地方,而且以後都不要再和Galahad同處一室,再也不要看這個厚顏無恥的傢伙一眼,更不要說合作,但是眼下的任務還是非常重要的。乘著Gasnier還在多愁善感地擦眼淚,Merlin走過去,遞給他一張面巾紙,拍拍他的肩膀,「別太傷心,先生。」監控器順順利利地安插在了Gasnier的肩膀上。

他朝Harry使了個眼色,告訴他任務已經完成我們可以滾了。於是Harry起身要走,「先生,我們似乎不應該再打攪您了。想必還有很多人專程到這兒來就是想和您談話,我們怎麼好意思繼續佔用您寶貴的時間呢?」

「說什麼瞎話!」Gasnier一甩紙巾,Merlin驚恐地發現他臉上並無一滴眼淚,「你忍心把一個老人弄得如此心碎之後轉身就走嗎?和您談話讓我感到好久都沒有體會過得愉快,請務必多留一會兒。」

Merlin暗叫不好。Gasnier說出這番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真的白癡到把Harry當做了知己,然而就憑他能一度坐上首富的位置,他不可能是個徹頭徹尾的蠢貨,再加上他假裝哭泣的神態,只有可能是他起了疑心,儘管未必察覺到了Merlin的行動,但搞不好要把他們兩個扣下來,倒不是他和Galahad兩個人沒有把握突圍而出……

「當然,先生。」Harry淡定的回答,乾脆找張椅子坐了下來,還拉著Merlin的手把他強行按到他身邊,「樂意奉陪。」

「你們真是般配的一對,」Gasnier說,「在一起多久了?」

「五年了,先生。」Merlin突然開口,Harry驚訝地看向他,「從我們在大學的時候開始。」這個蠢貨,假如我再繼續做塊不說話的木頭倒是省心,但是相比之下,開輛坦克到特拉法加廣場巡遊一圈顯得比較不可疑。

「那可真是少見,現在的年輕人很難維持這麼長時間的戀愛關係。」Gasnier驚奇地說。

「正像您剛才說的那樣,我們知道彼此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Harry面帶微笑開始編他花天墜地的故事,「我們是一見鍾情,看到Merlin的那一刻我就知道……」

「別聽他亂說,Mr. Gasnier,剛見面的時候我們兩個都看彼此不順眼。他,如你所見,出身世家,自命不凡,把進入名校當做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我則只是個普通的倫敦小子,靠努力贏來我擁有的一切,你看,我們怎麼可能合得來……」Merlin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動作。

Harry又驚愕又惱火。這個傻帽後勤,就不能別插嘴嗎,他想,我的個人魅力難道還不足以讓這個老頭無條件信任。他選擇加大了握著Merlin手的力度,死死瞪著Merlin,心裡希望從Gasnier的角度看來這是一個深情的凝視。Merlin察覺到了Harry的動作,微笑著轉過頭來。

他一定會套我們的話,看我們說的故事有沒有矛盾,Merlin用眼神告訴Harry,實話成份還是多一點比較好。

哦,實話。這就是你想要的?Harry瞪回去。

「的確,雖然剛開始我們彼此都沒有什麼好感,但是確實對對方的印象都比較深,」Harry打斷了Merlin的講述,「你知道,一個並不像他看上去那麼好欺負的書呆子。」

「你也不只是一個以違反紀律和靠小聰明混過考試的貴族混蛋。」

「Merlin,你這話也太過分了,我何止是混過考試,最後成績也就比你差那麼一點點而已,」對面的Gasnier挑起了眉毛,Harry趕緊調整回了「戀愛狀態」,「總之,日久生情。」

Gasnier放聲大笑,「你們的相處方式真是可愛,不過,年輕人,故事太草率了,起碼告訴我你們是什麼時候定情的。」

「喔,先生,這可不好說。我可能眼神不靈光,但是Harry依然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男人,」Merlin現在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希望Gasnier沒有看出他就是在滿嘴跑火車,而Harry不知是若有所思還是幸災樂禍的目光像通過凸透鏡的陽光打在他臉上,讓他覺得兩頰有火在燒……等等,Harry是什麼時候把他們交握的雙手搭在Merlin大腿內側的?「很快我就放棄掙扎,乖乖繳械,承認了我的迷戀。」

「Merlin,別逞強了,最後捅破窗戶紙的人還不是我,你從來都不懂得如何坦誠待人。不過也別謙虛,你不知道,每回你摘下眼鏡抬頭看我的時候,那雙眼睛能對我起什麼效果,以及讓我想對你做什麼。」Harry的語氣里又似真半假的嘲諷和溫柔,「但我會愛上你可不只是因為你的眼睛和顴骨。你記得大學時候,你雖然打從心底反對我的各種違規行為,但卻總幫我掩飾,那時我就知道你比看上去有趣得多。哦親愛的,你總能讓我慾火中燒……」

Harry的眼神變得有點危險,Merlin希望這是自己的錯覺,又有些希望不是,更希望自己沒有無可救藥到產生這樣的錯覺。然後Harry用另一隻手捧住Merlin的臉頰,作勢要吻他。他們的腿纏在了一起。周圍的賓客開始感到不自在,竊竊私語的聲音像一群正在集合的蜜蜂。

「這……先生們……」Gasnier聽起來不那麼遊刃有餘了。

Harry突然大笑起來,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裝模作樣的整理了一下領結。Merlin也順勢站起身,驚恐地發現自己放開了Harry的手之後居然有了巨大的缺失感。「抱歉,Mr. Gasnier,我失態了。不過請容許我失陪片刻,我們兩……有要緊事要先解決一下,你懂我的意思。」Harry眨了眨眼,又牽起Merlin的手,沒有向大門走,而是向宴會廳的另一頭離開。

他的步子越來越大,Merlin從他的步伐中讀出一種急切。


>>

晚上八點三十分。

Harry把Merlin按進了宴會廳男廁的第五個隔間,順手關上了門。

「什麼意思?」Merlin沒能立刻反應過來Harry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下一秒Harry的嘴啃住了他的,男人的氣息混合着Martini的味道席捲而來。Merlin驚愕的張開嘴,Harry的舌頭乘勢進入,得寸進尺地舔上Merlin的上顎。Merlin覺得這個濕潤而黏膩的吻持續了一個世紀那麼長,又好像只有幾秒鐘那麼短。

「脫身之策。這個隔間出去再往裡拐有一個窗口,一會兒我們從那兒出去,而現在……」Harry的嘴唇貼著Merlin的,氣息略有不穩,「我們要先讓外面那些監聽著的雜種放鬆警惕。希望你不會蠢到看不懂我在做什麼。」下一步他的吻移到了Merlin的下巴上,然後一路向下,落在脖子上,吮咬喉結,舔過脖根,然後他一隻手拉開了Merlin的領帶,另一隻手向下探過去,不出意外地摸到了凸起。他蹲下身去。

假裝在洗手間發情,以此為藉口脫身?不,完全不高明,Merlin心想,他想說些什麼,一開口卻從喉嚨中滾出一串含糊的字句,聲音被慾望擊破的不成樣子。他低下頭,恰好看見Harry解開他的皮帶,用牙齒熟練地咬開了他的褲鏈,把他的老二掏了出來。Harry把那玩意兒放在掌心掂了掂,「嗯哼,挺讓人印象深刻的。你猜猜我接下來要怎麼做?」

Merlin一聲「Fuck」沒有罵出口就被梗在了嗓子里,Harry的左手沾著尖端溢出來的前液上下活動了兩下,一口氣將Merlin的陰莖含了進去。

Merlin相信自己的性經驗不會比Harry少,他有過一兩個穩定的男朋友,學生時代也曾經荒唐過,然而他敢說Harry的口活是他經歷過的最好沒有之一。

「操,Harry,」Merlin感覺到自己的前端已經碰到了Harry的喉嚨,他良好的自控力開始淪為感官的炮灰,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動,手伸向了Harry棕色的頭髮。Harry用力地吮吸,他忍不住發出的低吟和輕哼環繞著Merlin。Merlin緊緊咬住自己的嘴唇,努力不要發出過多不必要的聲音。快感和刺激不斷在他的下腹積累著,令他飄飄欲仙同時又痛苦得巴不得直入地獄。

Merlin一向以能夠在各種極端情況下保持冷靜的能力而自豪,保持鎮定,保持漠然,保持撲克臉,不僅是為自己的風度著想,更是出於從氣勢上威懾敵人的目的。這顯然不包括被一同出任務的特工口交,並且爽到組織不出完整的句子。

此時Harry把Merlin的陰莖從口中退了出來,最後吮了一下前端,惡意地抬起眼,從眼鏡上方看了他一眼,咬著下嘴唇笑了一下,停下了動作。

「你他媽敢在這裡給我停下,信不信我……」

代號Galahad的特工站起身,無辜地眨眨眼睛,左手扣在Merlin的老二上,右手扣住了Merlin的後頸,低聲嘟囔著,「表現的自然點,Merlin,別忘了外頭可能還有人聽著,假裝深情不會讓你少一塊肉,可是能讓我們接下來的行動好辦一點。」他的氣息吐在Merlin的耳根,像一陣電流順著脊髓向下,讓他一陣戰慄,Merlin這輩子就沒硬得這麼徹底,隨時可以把Harry那身漂亮的黑色燕尾服射得不能見人。然而他不能允許自己被感官控制,畢竟從Harry把他推進這個隔間到現在還不到五分鐘,現在就被口到高潮,簡直太羞恥了。

「你就把我怎麼樣,親愛的?」Harry開口,這次他沒有刻意壓低聲音,Merlin聽出他的沙啞,想到造成騎士先生那時刻說話都像是在朗讀十四行詩的優美嗓音變得沙啞的原因,Merlin忍不住大口喘息一聲。

然而他立刻控制住了自己,捋順紊亂的呼吸,低沉地回答道:「你他媽敢在這裡停下,信不信我把你按在這扇門上就地把你操翻。雖然說,我不敢保證這扇門的質量能夠熬得過持續撞擊。」

沉默半晌,柔和的燈光下只聽得見呼吸聲。然後是推搡、撞擊、男人的悶哼聲、壓抑的呻吟、布料破碎的聲音。

「Harry Hart,你自找的。」


>>

1989年4月19日。

早上八點。Harry Hart的早餐時間。通常是不會有任何人選擇在這個時機登門拜訪,因此Harry沒有穿著一向來的西服領帶,只披了一件絳紅色的晨衣。然而今天似乎不屬於「通常」的範圍。門鈴毫無預警地響起。

Harry慢吞吞地走過去打開門。外面站著Merlin,左手拿著今天的《太陽報》。

「我在您的門口臺階上發現了這份報紙,想必是您遺失的?」

「或許是吧,多謝您,何不進來喝杯茶?」

Merlin點點頭,繞過Harry,走到客廳,在沙發上坐下。還真是一如既往地不客氣,Harry心想。

「今天有什麼特殊的事情,需要大魔法師親自登門拜訪?」Harry開玩笑的問,「還是黑咖啡,一塊糖,對嗎?」

「是的,謝謝。」Merlin有些反常的侷促不安。他兩腿分開,手肘撐在大腿上,十指不知所措地交叉,分開,再交叉,好像在醞釀著什麼事情。

「慢用。說吧,怎麼了?」Harry把咖啡端了過來,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Merlin對面,自顧自地喝了起來。

「Galahad,不對,Harry,我今天來是有件事情想問你。」Merlin開口。

「但說無妨。」

「我知道,你是一位優秀的特工,在任務進行的過程中把離職和情感分開時非常有必要的,就像我平時常常做的那樣,我從來不會因為慌亂而放棄思考,或者因為擔憂一兩個人質的安危而放棄顧全大局──當然我不是說我不在意他們的安危,只是有的時候假如目光太短淺反而要犧牲更多無辜的生命,你懂得我的意思,好比上次拆彈任務中發生的意外……抱歉我不知道話題跑到哪裡去了。我是說,當然我們在任務過程中做的一些事情是不能太認真對待的,尤其是涉及私人感情問題的時候,特別是當我們還喝了點小酒多少有點興奮。不要誤會我沒有特指哪一次任務,我不是那種斤斤計較念念不忘的人……總而言之,我的意思是,雖然我知道那對你來說當然不意味著什麼,對吧?那只是在演戲,為了任務考慮,所以接下來我說的話可能會非常沒有邏輯,當然我已經意識到我從進這間房門開始就沒有有邏輯過……」

Harry的表情介於驚愕困惑和憋笑憋的很痛苦之間,「Merlin,不妨讓我來猜猜你想問什麼。」

「……」

「其實我也覺得是時候和你談談了,之前一直在趕任務報告,所以……」Harry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說實話,他伸手摸了摸後腦,一大早起來還沒來得及用髮膠整理好,棕色的頭髮看起來蓬鬆柔軟,「好吧,其實我也抱有和你同樣的疑問,因此有些不知所措。Merlin,我不是一個經常不知所措的人。或許你習慣了我的遊戲態度,但是這次我是認真的。那天我的表現,並不完全是演戲。而我對Gasnier說的那些東西,基本都是實話,除了……你幫我掩飾違規行為的情節出現在Kingsman特訓期間而非什麼大學。而當我說你讓我慾火中燒,我發誓,那是百分之百的誠實。那麼現在輪到你了,Merlin,告訴我,那天的你是達到了演技巔峰還是……你知道,假如你不能接受這些,我們完全可以做到互相迴避……」

「Harry,你高估了後勤人員的演技,」Merlin不知什麼時候站到了Harry面前。然後他俯下身,伸出手,食指勾住了Harry的下巴,「不過,現在正是一個好時機,讓你體會一下我有多真誠。」

Harry回吻Merlin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紅色晨衣的束帶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解開了。幸運的一天,今天的晨衣比那天的西裝好脫得多,他想,但在會議室里等待著的Arthur和騎士們來說,今天可能就不那麼美好了。


>>

同一天晚些時候,慣常遲到的Galahad和從不遲到的Merlin一起走進Kingsman總部,觀察力敏銳的紳士淑女們迅速留意到了他們不同於以往的氣場、看向彼此的眼神和有意無意碰在一起的手指。

但是有教養的上等人當然不會傳播流言。

比如後勤部Vivien才沒有向Elaine傳播關於騎士和魔法師的八卦言論,她只是淡定地伸出手說:「我就知道那是sexual tension。」後者無奈地把五十英鎊的紙幣交了出去,「哪怕再堅持一個星期……」

比如Arthur和Morgause在查看任務錄影的時候,冷靜地把最後一節跳過了。

end.


 
 /  热度: 60评论: 3
评论(3)
热度(60)
<上一页
©夏天來了聽說清咖和馬蒂尼更配哦。 | Powered by LOFTER